首页 >>

雍正王朝:张廷玉为何深得康熙信任?这3件事,足以说明一切

导读:在《雍正王朝》的演绎中,除了康熙皇帝对皇位的最终归宿拥有绝对决定权,身处大清王朝决策机构——上书房的佟国维、马齐、张廷玉同样拥有对康熙皇帝很大程度的影响,并通过自己的政治站位为夺嫡皇子们增添一份绝对不容忽视的砝码。

佟国维、马齐为皇八子胤禩站位,让“八爷党”成为了皇子势力集团中实力最为强大的政治集团;而张廷玉却自始至终没有明确自己的站位,只是跟在康熙皇帝身后,和皇四子胤禛一样,本着一心为朝廷着想,一心维护康熙皇帝地位和权威,时时事事处处为康熙皇帝站位。

推举新太子人选时,张廷玉地位上升,成为上书房首辅大臣,深得康熙皇帝信任和倚重;皇四子胤禛登基为帝,升级为雍正皇帝以后,张廷玉的地位更为牢固,被雍正皇帝视为肱股之臣。

佟国维通过和康熙皇帝的“政治交易”,换取了家族荣华的延续,但却也落得一个“回家养老”的结局;马齐虽然得以保留官职和禄位,但其影响和权威远远不如以前。就康雍两朝最后的官职和地位而言,张廷玉无疑是最大的赢家。

张廷玉作为康熙皇帝和雍正皇帝都倍加信任和倚重的决策层大臣,经历了“九王夺嫡”的残酷斗争、经历了雍正皇帝清算政敌和拥立功臣的冷血过程,却还能位极人臣而不倒、备受恩宠而不骄,其政治智慧和站位艺术,可见一斑。

应热心粉丝要求,笔者选取了较为具有代表性的三件事,予以具体解析说明:01 江南歌谣传至京城以后,张廷玉的语言艺术

皇四子胤禛和皇十三子胤祥在完成了江南募捐的任务以后,得罪了江南地区的官员和富商,于是向康熙皇帝上奏,状告胤禛、胤祥纵容灾民闹事、逼迫江南富商捐款。

康熙皇帝召集了上书房大臣佟国维、马齐、张廷玉和太子胤礽共同商讨处理意见。

康熙皇帝未至,最先到达的马齐和佟国维说道:“四爷一个奏折就参倒了三十多个府道官员,这是不是有些急躁了?”

佟国维立马接上:“这差事交给八阿哥他们干,准不会这么干!不过,怎么说呢,也难得四爷和十三爷这片心呐!那些个官员,一手从国库里面掏银子,一手向百姓敲骨吸髓的!”

而后,随即赶来的张廷玉立马接上话头:“对,佟中堂说的对!......这大清的江山也非得四爷这样的人痛加整治不可!”

而后,康熙皇帝来到说道:“胤禛他们江南一行搞得很热闹,你们刚才说的,朕都听到了,是各有各的说法!”

康熙皇帝这一句“你们刚才说的,朕都听到了”,就是张廷玉“接话头”,给出对胤禛江南一行意见的目的所在。

这里需要注意一个细节,那就是李德全在遇见张廷玉的时候,说道:“哎哟,张大人,您那么早就来了!皇上刚召见完大不列颠国和朝鲜国使臣,这会正更衣呢!”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张廷玉来的比佟国维和马齐要早,可为什么等到佟国维、马齐来到康熙皇帝的召见地点,发表了对胤禛一行在江南所为的意见后,才最后出现呢?

张廷玉等的就是佟国维和马齐的意见!

马齐对于胤禛、胤祥的行为是不同意甚至不满的;

而按照佟国维先是贬低胤禛、为胤禩说话而后又有“难为了四爷和十三爷这片心”的话锋转换,佟国维接下来应该是对胤禛、胤祥等人继续的褒奖之词。

张廷玉这才赶紧接过话头,并且强调“对,佟中堂说的对”,而后才发表自己对于胤禛、胤祥的褒扬态度。

张廷玉的一系列行为,目的何在?

1、对于胤禛等人在江南“纵容灾民闹事、逼迫富商捐款”的行为,康熙皇帝肯定是默许甚至是赞扬的,要不然那份弹劾胤禛、胤祥的奏折也不用召集太子胤礽和决策机构大臣来共同商议,康熙皇帝就可以直接下达处罚命令。

张廷玉对此非常了解,所以才会依照康熙皇帝的心意,发表自己对于胤禛行为褒扬的态度和政治立场。

2、但是张廷玉一直所秉承的政治态度乃系坚定站在康熙皇帝身后,并不具体站位任何一位皇子的势力集团,那么,张廷玉对此事的态度表述就要满足两个条件:一要保证顺着康熙皇帝的心意发表自己的看法;二要让康熙皇帝看到自己只是就事论事,没有政治站位迹象。

将佟国维的话强行抢断,并且在佟国维开始夸赞胤禛的时候,强行抢断,就能满足这两个条件。

张廷玉抢断佟国维的话,就向康熙皇帝表明:

一、张廷玉是接着佟国维的态度发表的看法,是就其所说“那些个官员,一方面从国库里掏银子,一方面向百姓敲骨吸髓”的具体情况,予以的态度表述。张廷玉想要表明的是他的态度只是赞成和认可胤禛惩治官员和富商的行为,而非其本人。

二、张廷玉强行接过佟国维的话,予以相似态度的补充,就能很好的将自己的态度和观点转嫁到佟国维的身上。也就是说,他既让康熙皇帝听到了自己的意见,又能让康熙皇帝认为是自己对佟国维意见的补充。即使对胤禛的认可态度会得到康熙皇帝的忌讳,也只会对最先表露态度的佟国维予以训斥甚至处罚。

三、佟国维是“八爷党”的重要成员,坚定支持皇八子胤禩,他对于胤禛的行为都能予以充分认可,说明胤禛真的是站在“一心为公”、“一心为国”的立场上办差的。张廷玉接过佟国维的话头继续表述,就会让康熙皇帝认为自己同样是站在“公平公正”、“为民为公”的立场给予的看法,并不牵扯政治站位,同党维护。

既让康熙皇帝明确了自己对于胤禛等人的态度,又将自己表露态度所可能触及康熙皇帝忌讳的可能性降至最低,张廷玉的语言艺术,登峰造极。02 推举新太子人选时,张廷玉的执行艺术

太子胤礽首次被废以后,康熙皇帝下达了“诸臣举荐新太子人选”的命令。

康熙皇帝和张五哥在雪地的一番对话,让康熙皇帝明确了释放皇十三子胤祥的决定,然后,康熙皇帝来到了忙于“议举新太子”的上书房。

上书房里,佟国维想用一碗“奶子”拉拢张廷玉加入举荐皇八子胤禩的阵营。

张廷玉予以“喝不惯那个味,我还是喝茶”的拒绝态度以后,佟国维转身递给了马齐:“马大人,今儿茶房的奶子沏的不错,赶快趁热喝了吧!一会凉了,再喝,那味儿可就两样了!”

这句话很明显不是给马齐说的,而是给张廷玉说的:

推举皇八子胤禩的谏章目前最大,胤禩就是那碗“热奶子”,等到胤禩的太子名分定了,你张廷玉再想喝,“味儿”就不一样了,也就是没有了举荐胤禩的巨大功劳了!

张廷玉拒绝了佟国维的拉拢,就是决定了不支持皇八子胤禩?

并不是!

他只不过是还没确定康熙皇帝的真正意图,还不能过早的选择站位。

而后,康熙皇帝来到了上书房,张廷玉从康熙皇帝的一句问话中,就确定了康熙皇帝对“议举新太子”的真正打算。

康熙皇帝来到上书房,马齐对于当前议举结果的汇报,康熙皇帝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和一句“你们弄吧”,给予了漠不关心的态度。

而后,康熙皇帝问到:“这河南、四川、江苏,奏折上都说了什么?”

康熙皇帝此次前来上书房的目的,就是来问问地方政府的奏折?这和康熙皇帝前后的具体行为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有点突兀啊!

既然要问地方奏折,康熙皇帝为何单单对河南、四川、江苏三省感兴趣?没有规律可循啊!

张廷玉就是根据康熙皇帝的这个问句,确定的康熙皇帝对新太子人选的态度。

河南有什么?

有皇四子胤禛和皇十三子胤祥去年监修的黄河堤坝。

但一个偌大的河南省,就只有这一份奏折吗?而且,河南巡抚奏折上请示朝廷的重点是“能否免去受灾州县百姓一年的赋税”,而并非那段“今年没有冲毁的河堤”!

四川有什么?

有年羹尧肃清了四川境内全部土匪、四川境内前所未有的安宁;同样,四川就只有年羹尧清除土匪这一件事?

江苏有什么?

江苏有一个请求朝廷旌奖的孝子;而且,张廷玉既然明确了“您看过这份奏折”,为什么还要拿出来专门强调一下呢?

康熙皇帝将河南、四川、江苏单独拿出来询问的时候,张廷玉已经明确了康熙皇帝的所指,明确了“河南”和“四川”都有一个共同点,而“江苏”才是康熙皇帝的真正目的所在。

河南和四川的共同点,就是都有皇四子胤禛的影子;

而江苏的孝子则代表了被圈禁在理藩院的皇十三子胤祥,这才是康熙皇帝“要大大旌奖”的目标人物。

在绝大部分朝臣纷纷举荐皇八子胤禩的关键时刻,康熙皇帝刻意将皇四子胤禛搬出来,而没有给胤禩站位,就说明康熙皇帝心中对于胤禩继任太子并不认可;但如果康熙皇帝真正心仪的太子人选就是皇四子胤禛,为何会在认可胤禛调教年羹尧的同时,又认可了胤禩举荐年羹尧的“识人之明”?

这说明,康熙皇帝此次心意的皇储人选也不是皇四子胤禛,康熙皇帝真正的目的在于强调“胤祥的监修河堤之功”、“强调胤祥的孝子本性”,来为释放皇十三子胤祥找到不容拒绝的理由。

也就是在康熙皇帝将胤禛和胤禩对年羹尧的调教和举荐功劳相抵的时候,张廷玉就明确了康熙皇帝将“河南、四川、江苏”三省单独拿出来询问的目的并不在于皇四子胤禛,而在于皇十三子胤祥。

只不过是,康熙皇帝还没找到释放皇十三子胤祥的恰当理由,需要张廷玉的“临门一脚”,于是那份康熙皇帝早已经看过的“孝子旌奖奏折”就被张廷玉再次拿了出来。

而皇十三子胤祥是因为牵扯到了胤礽的罪行才会被圈禁理藩院的,胤祥被无罪释放,胤礽当然也已经被康熙皇帝原谅了!所以,张廷玉就明确了康熙皇帝的真正想要选择的太子人选仍然是胤礽。

而后,就有了张廷玉“单独有一份密折”的出现;就有了佟国维“回家养老”、马齐“被降两级,仍在上书房行走,但排在张廷玉之后”;就有了张廷玉晋升上书房首辅大臣的结果。

康熙皇帝对当前议举结果的漠不关心和对三省奏折的询问,让张廷玉明确了皇八子胤禩并非康熙皇帝的心仪太子人选;河南奏折,让张廷玉明确了康熙皇帝来上书房的真正目的乃系皇四子胤禛和皇十三子胤祥;四川奏折汇报中,康熙皇帝又将胤禛和胤禩的功劳抵消,让张廷玉明确了康熙皇帝的真正目的就是皇十三子胤祥。

然后就是江苏孝子的再次强调,让康熙皇帝顺理成章的完成了此次前来上书房的真正目的——释放皇十三子胤祥,为朝臣举荐皇八子胤禩起到负面影响,为胤礽复立做好舆论准备和政治站位。

从一个问句中,张廷玉就窥探到了康熙皇帝的真正用意和其对太子人选的真正选择,并根据康熙皇帝的心意予以逐步阶梯的搭建和理由衬托。并在康熙皇帝面对佟国维释放胤祥行为的“不解”询问时,张廷玉赶紧用“赏画”的由头将康熙皇帝带离这个尴尬境地,其执行艺术可见一斑。

康熙皇帝给予的“好!妙!”评价指的就是金门画吏冷吉臣所完成的“承德离宫避暑山庄图”?

分明就是对张廷玉“执行逻辑”和“深通上意”的完美艺术给予的顶级评价!03 乾清门前皇子打斗,张廷玉的“范围处理”艺术

将佟国维和马齐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处罚以后,皇十三子胤祥和皇十四子胤禵这连个分属“太子党”和“八爷党”的“武力担当”于乾清门外大打出手。

康熙皇帝赶到以后,皇十四子胤禵“刻意”和康熙皇帝进行了一番“辩论”,气的康熙皇帝拔刀就要“宰了”胤禵。

在此过程中,张廷玉就说了一句话:“十四爷,小杖受,大杖走,您怎么还不走啊?难道真要陷皇上于不义吗?”

胤禵和康熙皇帝“强行辩论”的政治目的,我们已经另行成文论述,这里仅对张廷玉的这句话进行解析。

张廷玉的这句话看似是简单的劝说,但却有着“范围处理”和“威胁劝阻”的双重效果在内。

张廷玉那句“小杖受,大杖走”出自《孔子家语·六本》小棰则待过,大杖则逃走。

乃系儒家文化中对孝子受父母责罚时应抱的态度认定,也是为了不让父母陷于不义的最佳做法。

另外,我们还需要注意的是,“小受大走”的适用范围更多的在于民间父母教育孩子的行为中。

就此来看,张廷玉这一句话就能达到三个目的:

1、将康熙皇帝和胤禵之间的“辩论”限定于普通父子之间的矛盾范围,而非君臣。

胤禵对康熙皇帝的“无礼争辩”本就是对于康熙皇帝处理新太子人选的不满情绪表达,如果按照“君臣之礼”,胤禵的狂悖犯上就会被认定为“大不敬”之罪,就被处以各种可能的惩罚。但张廷玉一句话就将这场争吵界定在了“家务事”而非国家层面、法律层面的“君臣”关系。

这就避免了康熙皇帝对于胤禵的惩罚,更避免了因为对胤禵处罚而严重影响康熙皇帝“慈父”形象的可能。

2、用儒家文化中对于“孝子”的具体要求,让胤禵能够“体面”的逃走。

面对康熙皇帝拔出的刀,胤禵心中肯定也会有所畏惧,毕竟拔刀的人不光是胤禵的父亲,更是大清帝国的皇帝,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包括自己的亲生儿子。

但于大庭广众之下,皇十四子胤禵的慷慨之言和大无畏的形象已经设定,作为一个行伍出身的阿哥,胤禵下不来台了!张廷玉一句话,就给胤禵搭设了一个“逃走也不丢人”的台阶,这才叫“劝架”。

3、用严重后果来震慑胤禵、提醒康熙皇帝,完成“劝架”目的

张廷玉最后的“难道真要陷皇上于不义吗”既是对胤禵的震慑,又是对康熙皇帝的提醒。

康熙皇帝真要“宰了”胤禵,他的“慈父”、“任君”形象就会立马坍塌,“盛怒杀子”的不义之举就会永远跟随康熙皇帝。这对于一国之君是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甚至会动摇其皇权统治的根基。

胤禵在康熙皇帝举刀以后,依然以言语相激,不仅违背了儒家文化“小受大走”的孝子行为要求;事情一旦成为了既定事实,就会让“盛怒杀子”的康熙皇帝陷于不义境地,这是一个儿子的罪过,更是一个臣子不可饶恕的罪过。

张廷玉一句话,让康熙皇帝最后下达了“这次推举新太子,除佟国维外,一律不予追究”的处理态度,也就是说,这个敢于和康熙皇帝“正面刚”的胤禵也被无罪略过了。

这只是张廷玉在《雍正王朝》中巅峰表现的一部分,但仅从这三件事中,就能看出张廷玉登峰造极的政治智慧和语言、行为艺术。

这样一个将智慧、权谋玩到巅峰状态的忠臣,下场会差吗?

他不是赢家,谁还能成为赢家呢?参考资料: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雍正王朝》

(本文仅基于《雍正王朝》具体演绎情节和人设解析,并不以历史史实为依据,个人观点,欢迎提出批评意见!)

文章来源:3D打印赵州桥

标签:新国徽亮相天安门,炒裙子比盲盒疯狂,包文婧演技获赞,章子怡李安相聚,信用卡买房被叫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