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旬女婿给九旬岳母煨汤

我的岳母从事餐饮业,擅长煨汤,也爱喝汤。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和老伴谈恋爱,每到她家,吃饭时常有一碗猪肚汤。肚片白白的,汤汁浓浓的,加些萝卜或粉条,喝起来喷香。

那时,猪肉计划供应,凭票购买。岳父是餐馆采购员,每天去菜场,顺便带些猪肚类的肉食和菜蔬回来。我初次去她家,岳母笑着对我说:“常来玩吧,有什么吃什么。”我傻乎乎的,也没说声感谢的话。隔三差五,我就往她家跑。年轻人热恋时,再忙,总想多见面,说说悄悄话;此外,说实在的,那时物质匮乏,一碗猪肚汤堪称不折不扣的美味佳肴,很具吸引力。岳母的邻里左右,有新洲的、黄冈的、云梦的……大家彼此关系很融洽。湖北人爱喝汤,她常把煨好的汤端一碗送给和她十分要好的大妈。这位大妈煨了汤也回赠,一来二去,跟我也熟识了,有次过年,还把我这隔壁家的“准女婿”请到她家喝汤。

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如今想起这段往事,心里甜滋滋的。我常跟老伴开玩笑说:“你妈的汤煨得好呀,我们的婚姻是喝汤喝成的。”她笑着说:“你这人就好吃!”岳母年逾九旬还常来我家小住,满口的牙几乎掉光,只能吃些柔软的饭食。我们总想着法子让她感到味美可口。现在,生活条件极大地改善了。我知道她爱喝汤,每次来必定煨,鸡汤、鸭汤、猪肚汤、排骨汤……想喝啥喝啥。

前不久,老伴又把她接来了。我去买菜,临走前问她:“太婆,您想喝么汤咧?”“天蛮热,不喝了。”“猪肚汤吧,好久没喝了。”老伴插话。我们相视而笑,知道老人家在讲客气,怕给我们添麻烦。“拿什么做勾头呢?”我问老伴。“山药,姥姥爱吃山药!”女儿快嘴快舌,抢着说。我回过头,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岳母。“好,好!”她连声应允,那布满皱纹饱经沧桑的脸上绽开了甜蜜的笑容。

文章来源:女子坠楼砸中行人

标签:李玖哲小巨蛋开唱,一家23人11个学霸,60颗鸡蛋200人分,唐探3首曝预告片,房企宣扬龙脉大盘